清明

【胡说八道】   无题


文笔渣、切勿上升到真人!


某幻的吃鸡生涯仿佛走到了尽头,

很难再匹配到有趣的路人,

看直播的粉丝也不知不觉变得更少。


夜晚总是让人脆弱。

他想,这大概是最后一局直播了。

手指微微一顿,有些话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脱口而出。


“白皮再匹我一局好不好?”


那是两人不再玩的一年多以来,某幻第一次提到欧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么短小😌


【妄想】不再见

①妄想是我的,幻欧是大家的

②切勿代入到真人

③文笔剧情什么的都很废,慎入


和家人摊牌的想法虽然在脑海里盘桓了相当长一段时间,但晚饭后擦擦嘴,轻描淡写着说出的时候其实闻德自己也吓了一跳。


下跪、道歉、挨揍、租房、辞职,一套动作下来快的闻德坐在陌生的房间里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恍惚。


微信里大多都是知情者发来的各式“贺电”,嬉皮笑脸牙尖嘴利下暗含着担忧关怀。闻德一一回复,摸摸肿起来的额角调侃着一切还好,尽在掌握。


时间一下子缓慢起来。日子仿佛真的过成了上班忙成狗时梦想着的咸鱼的样子。吃了睡睡了吃,偶尔下去跑跑步,看着远处各家的灯火阑珊。思维大多数处于放空的状态,偶尔会失眠,也偶尔做噩梦。


闻德漫无目的地坐在街边长椅上,亮着屏幕的手机停留在微信的界面。手指无意识划着列表,然后在只有呲着的大牙的头像上下意识停留。


备注名为“某饭”的账号安安静静躺在那里。刻意忽略不去在意的那些情愫突然冲动地不想再去隐藏,那些莫名奇妙的决心和勇气的来由终于得到解释。


不过是喜欢一个人。


突然响起的铃声将思维拉回地表,闻德接起电话,还没等对面的人讲话,就直接一个炸雷扔过去。


“我想表白了。”


“……和谁,不对,还能和谁……嘶……我C……闻小德,你真skr狠人”对面的人显然被炸的不轻,心脏都隐约有些抽疼。


原来旁人比他自己看得清。


“我表白,他拒绝,然后我彻底放下去che马奔腾。事情只有三个人知道,最多就让他恶心难受几天,不会有太大影响。”其实闻德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自顾自也不知道是在解释给谁听。


手指已经点开聊天界面。


23:55

【某幻】


[对方正在输入]


【嗯哼~】


闻德死死盯住屏幕上他的回复,手指打字的速度陡然慢下来,一个字一个字输入。


23:58

【我出柜了你知道吗】


【我知道】


【有话想和你说】


【好。】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
“……闻德?闻德?他说什么?”


“说‘好’。”


“我去,按你俩这对话他不能一点都不知道你要说啥吧,这是有戏的节奏啊!没想到还真不是你一头热,快,表白吧表白吧,哎呦我去掰弯有望啊哈哈哈”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
00:00

【以后就不蹲你啦,准备戒网游了】


00:02

【说这个?】


00:03

【嗯。不再见啦。某幻君。】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
“说了么说了吗!!!”


“说了”


“他咋回复!”


“说了拜拜”


“……我靠你这操作!你真的狠!快撤回撤回啊!!”


“已经删好友了”


“我擦……”


电话那头被他气的不轻,喋喋不休恨不得从手机里爬出来砸开他脑子看看到底是怎么长的。


闻德抬头,看着乌云一点点将月亮蚕食。


轻笑一声,所有冲动都消弭在空气中。


只是因为喜欢一个人啊。


想要表白是因为确定那个人不会接受,确定不会伤害才敢无所畏惧;一旦有一点点接受的可能,那他又哪里舍得拉他入苦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某幻盯着“不再见”几个字出神,脑海中喧嚷翻滚着的“我爱你某幻君”迫的他眼眶都有些泛红。手指不死心地再一次发送讯息过去。


[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朋友,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,对方验证通过后,才能聊天。]


哈,该说不愧是“删炮儿”名不虚传吗。


他差一点、差一点以为他喜欢他;差一点、差一点说出携手余生的话。


自作多情还行。

他戒网,那他戒他。


睡不好就是容易想太多。

明天又是钢铁直男某幻君。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突如起来的脑洞,就是想写一个怂刚怂刚的闻小德刚到想表白,结果在真的有可能成功之后怂的缩起来的故事。


我以为我写的是虐文,舍友看了觉得很开心很搞笑???


非典型柯哀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2
雾气越来越稀薄。

“砰”的一声,灰原哀猝不及防踉跄一下摔倒在地。砸在膝盖的足球再次弹出,在不远处滚动着逐渐静止下来。

喧闹声似乎在一瞬间炸开。然后是脚步声传来。

逆着光跑到她身前的男孩子穿着球衣,青春洋溢,却有着显而易见的焦急,“灰原,伤到了哪里?”

膝盖上的疼痛被忽略,灰原哀仰脸怔怔的看着单膝跪在她面前无比紧张她的人。

不是17岁平成的福尔摩斯工藤新一,不是初识7岁的江户川柯南,更不是现在和她已经相处了三年 的10岁的江户川。

而是长成的,17岁的江户川柯南。

17岁的江户川看着灰原哀,满眼都是毫不掩饰的疼惜。

灰原哀的心脏被烫到似的颤了颤。

这到底,是怎么一回事?!

非典型柯哀文

①起名废
②文笔渣
③人物极可能ooc
④带有【系统】成分(其实就是把想写的短篇用【系统】串起来),不喜者慎入!
⑤不定时缓更
⑥慎入!慎入!慎入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1
灰原哀只觉得突如其来一阵眩晕,大脑瞬间一片混沌,仿佛一切都在这阵眩晕感中扭曲。

所幸眩晕的持续时间不长。眩晕感褪去,灰原哀有些惊疑的站起身,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挑战她的认知。

她的正前方大约两米处是一片缓慢流动着的乳白色烟雾,其中夹着些星星点点的粉色;其余三侧则都是郁郁葱葱的高大古木,微风晃动着枝叶。

——转瞬间竟然已是另一处环境。

看着那些雾气,她下意识微微敛了呼吸。

灰原哀想起之前的“幻听”,几个念头一闪而逝,那个有些奇怪的称呼几乎脱口而出:“……系统?”

【0521为您服务】

果然响起了一道机械冰冷的声线。

这次灰原哀听的真切,声音不是在周围响起,而是在自己的脑海里。

压下惊异,灰原哀又试探着在心中询问了几句,得到的却都是【0521为您服务】这种单一回复。

她轻轻蹙眉,放弃对系统的试探,开始试着寻找出路。即便心里有一大堆的不解,但现在显然无法获知真相。坐以待毙当然不可行。

灰原哀试探着向后方的古木林走了几步,却在一米处的地方感受到了阻碍,伸出手去触摸,明明该是空无一物的地方却摸到了坚硬冰凉的触感。

她轻轻挑了下眉,然后横向顺着摸去。果然,以她到来时的位置为中心,两侧和后方一米处的地方都设以壁障,总体应呈矩形。

那么,出路就只剩一条。

灰原哀走到那团流动着的雾气前,伸出手,接触到她皮肤的雾气果然瞬间变得稀薄。

然后纤细的身影逐渐在烟雾中渐行渐远,直至不见。

非典型柯哀文

①起名废
②文笔渣
③人物极可能ooc
④带有【系统】成分(其实就是把想写的短篇用【系统】串起来),不喜者慎入!
⑤不定时缓更
⑥慎入!慎入!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壹

【……宿主信息加载中……】
【宿主信息加载完毕,主线任务生成】
【……世界观生成中……】
【世界观已生成】
【剧本生成中……】
【剧本已生成】
【编号0521为您服务】

“唔……”灰原哀眉头紧皱,缓缓睁开眼睛。
一瞬间梦中的前尘往事、光怪陆离从脑海中抽离,不留半点痕迹;只是仿似有声音从耳中掠过,灰原哀下意识扫一眼身前,帐中灰蒙蒙一片。

神思渐渐清晰,灰原哀坐起身,有白色毛巾掉下。她伸手探探额头,触手温热,微带一丝凉意,不似之前的一片滚烫。

帐中有些憋闷,灰原哀将毛巾叠好放在一旁,掀开毛毯起身拉开帐篷拉链,正欲走出却不由足下一顿。

帐篷前那人听到声响回头,“醒啦,灰原”,然后拍拍右侧的草地,“坐”。

灰原哀走到他身侧坐下,随意挑起一个话头:“大侦探怎么不进去坐,”出口声音略微沙哑,“看落日啊?”前方远处地平线上落日还剩余晖。

江户川柯南的脸不易察觉的红了一红,连带着声音也有些异样:“里面有些闷嘛……”然后惊觉似的,“你出来怎么不穿件衣服”,说着将放在另一侧的外套拿起披在她肩上,“我说你这家伙倒是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!”竟是微微有些恼意。

“阿啦阿啦,大侦探……”。

“叮”
【主线任务触发:请于一年之内与江户川柯南确  认恋爱关系】
【任务完成奖励:未知】
【任务失败惩罚:(非正常)抹杀】
【任务进程:0/100】

灰原哀一惊,急忙看向四周。不远处各色帐篷零落散在草地上,余晖散尽,暮色四合,有光从帐中透出,从远处望来像是有星星散落。白天的热闹在此刻化作帐中的喁喁。

大地一片寂静,四周并无一人。

江户川柯南有些莫名其妙,“怎么了?”

灰原哀张张嘴,却又不知该如何说,最终只是摇摇头,只当自己是幻听。她有意跳过这个话题,便压下心中的异样,问道:“博士和孩子们呢?”

柯南也没有追问,回道:“刚刚才被博士哄着睡着,”说着玩笑般微微露出些不忿的神色,“那几个小家伙知道你发着烧陪他们来郊游愧疚得眼睛都红了,步美更是噼里啪啦的直掉眼泪,还齐齐怪我明明知道你发烧却没告诉他们,非要在你旁边守着。”

然后他有些头痛般揉揉额角,无奈道:“话说是谁们睁着三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你,可爱到让你这个不可爱的家伙不听我的话非要逞能啊!”

灰原哀看他这幅模样唇畔忍不住牵出一丝笑意。

江户川柯南察言观色终于松了一口气,“……话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背着我研究了收买人心的药剂啊,步美那丫头以前明明是喜欢我的吧,现在怎么每天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你不停‘小哀小哀’的叫着啊……”

“哪有什么神奇药剂……”,APTX的解药研究就耗费了她的全部心神。可有些话连她自己也听不见,只在唇齿间荡成叹息,“啊啦,大概是因为终于发现了某人色狼侦探的本质了吧”

“喂喂,我说……”

“叮”
【目标人物信息加载完毕】
【剧本载入中……】
【剧本已载入】
【……宿主已传入】
【系统0521为您服务】

非典型柯哀文

①起名废
②文笔渣
③人物极可能ooc
④带有【系统】成分(其实就是把想写的短篇用【系统】串起来),不喜者慎入!
⑤不定时缓更
⑥慎入!慎入!慎入!

正文: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零

【佛说人生有七苦,何最苦?】
“……求不得,爱而不得”